快捷搜索:

这就和自己将军所说一样儿是破城的大好机会就

  马超今日是停战了吗。当然不会,这不过就是郭嘉来给他谏言,让他等到午时之后再进攻。为什么这么说呢。就是要等着阳光背对着己方的时候,而照着城头汉军的时候,这个时候再去进攻,对己方才越有利。
 
    之前都是上午巳时左右去进攻了,那个时候太阳光根本就不充足,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,可不像下午的时候。所以郭嘉个马超谏言,己方不如这样儿。算是能事半功倍了。
 
    而马超一听,自然是知道郭嘉所说有道理,以前倒是没怎么往这方面想,但是如今。既然郭嘉都说了,那么自己自然就是要如此做,这样儿对己方也有利。
 
    所以他和众人一说,众人也都同意了,不同意是傻子,这事儿都看得出来,对己方有好处,所以说“何乐而不为”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马超这边儿的情况,文聘自然是不知道。他看到上午都过去了,马超大营都是没有什么动静,他就以为对方今日不准备进攻了。可他这个想法。显然是大错特错,如果真要是那么简单的话,这天下都太平了。
 
    但是文聘也没有掉以轻心,他此时此刻,还在城头上,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这怎么……
 
    结果当太阳向西,已经照到他头上的时候。文聘用手这么一挡,他一下便反应过来了,难道说马超凉州军是要……
 
    果然,此时凉州军大营终于是动了,当然不是大营动了,是里面的凉州军有所行动。
 
    文聘赶紧对己方士卒喊道:“快,准备迎战!”
 
    其实都不用他大喊大叫,士卒也不是都没看见,所以都明白,这凉州军是要进攻了。他们这绝对是趁火打劫啊,这己方受到阳光的干扰,肯定是有一些影响,结果他们是趁机来攻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在战场之上,这些都不算个什么,你也就只能在心里骂骂对方卑鄙,除此之外,还真是,没有什么了。
 
    毕竟真正在战事中,肯定要好好去利用天时地利人和的,所以人家这么去做,那也是很正常。如果己方也能利用点儿什么的话,那么文聘肯定也不会去放过,所以说起来都是一样儿的。
 
    凉州军速度不慢,没一会儿便到了零阳城下。文聘这么一看,心说中计了,当然这也不能说就是计。可要是早知道对方如此的话,自己也好做些准备什么的,不说就防住阳光,但是多少能有点儿作用啊。可如今这个时候,也没有那个时辰让自己去做什么准备了。
 
    文聘是狠狠一拍城墙垛口,环首刀向前一探,喝道:“弟兄们,我们还有援军!不要怕,胜利终究是我们的!”
 
    如果说士卒们要是看到了己方的援军,那么还能有点儿作用,可这如今的情况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是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,哪怕他们知道,己方援军来了,可依旧是没有看到一个人,所以就和之前所说一样儿,他们心里可以说,都没底啊。
 
    文聘一看众人表情,他算是都明白了,这果然是怕什么就来什么,这自己就担心这个,结果果然,和自己所想一样儿。这个时候的自己,那是多么希望,自己所想的是错误的啊,可是结果,却还是事与愿违。
 
    马超抬头看了眼太阳,心说挺好,这天时于我军有利,对敌军不利,这不正是己方的大好机会吗。
 
    于是就听他大喊道:“伯瞻,带着人上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马岱一挥手中环首刀,对着己方士卒大喊道:“弟兄们,我军破城的机会来了,随我冲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凉州军中不少的士卒也算是看出来如今的情况了,所以此时他们是士气高昂,对他们来说,这就和自己将军所说一样儿,是破城的大好机会。这可比平时的情况好多了,虽说破城不一定就是,但是这绝对比平常机会更好更多,士卒都明白。
 
    文聘一看,敌军攻了过来,他便直接就加入到了守城当中去。他也知道,这要说己方像昨日甚至前日的时候,那却是不可能了,那都一去不复返了,所以自己是想都不用想了。因此还是看怎么用整体的实力,来打退逼退凉州军吧,别想着呢几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了。
 
    作为一个武将,还算是一个大将来说,文聘当然不会把希望寄托在那些上面。说起来他更相信自己,靠着己方众人去拼杀,却是比什么都强,这就是他的想法。
 
    至于说那些外力的作用之下,他倒是也希望能有,可事实文聘也知道,很清楚,能有个一次两次,顶天了,其他的,都是奢求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岱带兵进攻着零阳,而文聘则是带着人马抵挡着他们的进攻,当然他自己刚才也早已加入了守城的士卒当中。要不然不如此的话,还真是,不一定能行啊。
 
    这主将在一旁指挥,对守城的士卒来说,是一种情况。但是他要是直接参战了,那可以说是另一种情况了。当然区别大了去了,可以说文聘要是不去和士卒一起浴血奋战,那么没准可能早就把城池都丢了,这事儿都不是没可能的。毕竟他文聘就只是个将军而已,是零阳城的主将而已。
 
    如果换成是刘备其人的话,他都不用说什么,就只要在城头这么一站,那么他起到的作用,绝对比两个文聘加入了战斗的作用还大。毕竟刘备是什么身份,他文聘是什么身份。刘备那大耳朵是他们的主公,而文聘不过就是个将军而已。确实,就是而已。(未完待续)
 
    ...
 
    ...
 
 
第五〇五章 凉州军四战零阳(续)
 
    所以这个也真是,确实,身份地位的不同,就决定给士卒这个士气提升程度,明显就不一样儿了。(wwW.80txt.com 无弹窗广告)如果换成是太史慈、文丑这样儿的人在这儿,那么和文聘又是不一样儿,肯定效果要超过其人的。那么换成是魏延的话,那就又不同了,说起来确实还不如文聘呢。
 
    今日对马岱来说,他觉得挺好,而且他心里此时此刻也都不错。自己主公找了一个好的机会,让自己带兵进攻,己方本来就占着优势呢。
么士气大振,大涨的时候了。那么己方该占优势了。
 
    同样儿有所顾虑的,还有马超,此时只见他问向了旁边的郭嘉,至于说费祎呢,他自然还是和崔安留守在了大营,而没有跟着马超过来。
 
    “奉孝,这今日该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。我不指望着今日就破了零阳。但是怎么也不能一会儿就被人家给打退啊!”
 
    郭嘉一听自己主公的话,他是微笑着说道:“主公所顾虑的。嘉都明白,说起来,嘉又何尝没有顾虑?不过真说起来,嘉倒是认为。此事再一再二,可不会有再三再四了,不知主公以为呢?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闻言则是一笑,他不得不承认,郭嘉的话,那确实是有道理的。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其实自己之前何尝没有如此想法呢,只是再这么一听郭嘉所说,自己就更有底儿了。之前两日都可以说是意外,都是自己所料不到的。但是今日,估计是没有什么意外了吧。
 
    这老天也不可能总站在对方那边儿,“三十年河东。三十年河西”风水也该转到自己这儿来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 自己也承认,他文聘有些本事,魏延也是大将,但是在己方这么多人马面前,自己可不认为他们就能把己方给如何如何。是。他们也许不是就一定要胜了自己,无非是要牵制己方。但是就这样儿,难道说也是那么简单的?
 
    “奉孝之言,正合我意,我也是如此认为,应该错不了了!这不可能什么都让敌军给占山,我军也该是表现表现的时候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对此,郭嘉也是微笑着点头,他其实还能不知道自己主公的想法吗,都认识那么多年了,他确实算是比较了解马超的人中的之一了,这个倒是不错。
 
    今日文聘是铁了心不想让马岱上来,所以不管是手里拿着什么,除了环首刀之外,他都往马岱那儿招呼。而且还对着士卒大喊,“弟兄们,给我狠狠砸,别让敌将上来!”
 
    士卒当然也都认识马岱,也知道,不能让这个灾星上来,要不然的话,那可真是。如果说上来的是凉州军士卒,那么己方几个人一起,也绝对是能杀了。但要是这个叫马岱的敌将,反正来几十个,也对付不了人家。就算是加上自己将军,也不过就是堪堪和人家打个平手吧,再多点儿人的话,能把对方给逼退。不过仔细一算下来,己方肯定也有些伤亡。
 
    所以士卒也不傻,知道自己将军的话,那是太对了,就不能让那个马岱上来。所以什么滚木檑石,什么箭矢热油,是全往马岱那招呼过去了。
 
  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