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这敌人来个探子要俺说直接砍了完事儿还用研究

  孟达第一个说话了,“主公,依属下来看,这是魏延写给文聘的亲笔书信,就是为了让夹攻我军!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一听孟达的话,心说你孟达真是如此想法?你要真是这么想的的话,你可能要中魏延的计啊,呵呵呵。
 
    不过马超他不动声色,对孟达说道:“子敬是如此想法,不过子敬想过没有,这万一是魏延故意而为之的呢?”
 
    孟达一听,什么?故意的?那魏延为何要故意如此呢?是啊,他为什么要故意如此呢,这个
 
    孟达在听了马超的话后,他反应过来了,这自己的想法错了,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,这不是那么简单啊。还是自己主公说的对,这要是魏延故意如此的呢,这要怎么说。(。。)
 
 
第五〇七章 论书信奉孝解疑
 
    所以在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孟达是赶紧说道:“主公,属下愚钝,不知魏延其人的想法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对孟达说道:“子敬不如听听其他人的看法吧?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孟达知道自己所想有所偏差,所以这个时候他也算谦虚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]毕竟所谓是“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”,孟达自认为,自己是,有点儿馊主意不错,但是和人家谋士比起来,自己这就差远了差多了,所以还是听听人家怎么说吧。自己主公刚才所说,那就是不赞成自己的,显然那奉孝先生,还有新加入己方的费祎费文伟,他们肯定和自己所想不一样儿。
 
    因此,孟达还能显自己吗,明知道自己有欠考虑,所以他此时此刻肯定不能再在自己主公面前说如何如何了,那样儿的话,只能是徒惹人笑话自己罢了。孟达是个挺好面子的人,所以他能那样儿吗,不知道进退,那绝对不是人喜欢的,至少孟达知道,自己主公是不喜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个时候还没等马超说话,崔安就嘟囔开了,“俺说主公,这敌人来个探子,要俺说,直接砍了完事儿,还用研究啥?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崔安的话,不少人都笑了,没办法,这崔安说的。有点儿意思。这敌军的信使,被其人称为是探子,那可不是一样儿的好不好。不过显然在崔安看来。这都一样,或者说是都差不多。
 
    马超闻言一笑,“福达,这敌军的信使,如今咱们还不能杀,留着他,还有大用!”
 
    崔安一听。是连连摇头,他不认为那个挺横的探子。还有什么大用。当然他虽说不那么认为,可想来自己主公还有那些人都那么认为,那么自己也不能说什么了。
 
    如今的崔安呢,他确实知道去动脑了。这可以说绝对是好事儿,确实如此。毕竟这是马超还有众人都想看到的,所以哪怕他想错了,也没人去责怪责备他什么,反而还都挺高兴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说起来,这还是很难得的,这也算是众人都希望看到的,如果说崔安都能动脑了,这不得不说是己方之福啊。
 
    此时马超看了眼马岱。然后说道:“伯瞻,你来说说你的看法!”
 
    “诺!主公,属下认为。这其中有诈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眼眉一挑:“伯瞻何意?”
 
    “回主公,主公也说过,魏延魏文长其人,乃是大将之才,所以属下认为,其人不会不清楚如今的情况。不会不明白他们援军和零阳城内文聘的处境。”
 
    马超和众人都点头,不过谁也没有打断马岱的话。(WWW.qiushu.CC 好看的小说依旧是让其继续说下去,果然马岱是继续说道:“那么如今我军围困零阳,他们根本无法传递消息,那么为何魏延其人,还要派出信使,去零阳?莫非其人就这么确定,信使能通过我军的封锁?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听马岱说完,他是哈哈大笑,“哈哈哈!好,好啊!伯瞻所说,确实不错,我亦是如此想法,不过伯瞻认为,这魏延魏文长,他到底是要做什么呢?”
 
    这,马岱一听,他倒是不太清楚了,毕竟他能感觉出来是魏延的计,可魏延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,这个他确实是不太清楚。
 
    所以他忙说道:“这个属下也不知,还望各位答疑解惑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对马岱他还算满意,毕竟该谦虚的时候,就得这样儿。人总不能去不懂装懂,那样儿没有意思。
 
    所以他对马岱摆了摆手,“伯瞻已经是说了不少,算是说道了点子上,之后魏延其人到底要做什么,这个还确实要好好想想才行。你不清楚,这不在你,就是我,也是想了一会儿,才算是明白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那意思也就是说,他已经是懂了,不过还是有人不懂,比如说孟达、马岱,至于说崔安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 
    而此时马岱稍微想了一下,他则是眼前一亮,说道:“主公,既然魏延其人所派信使被我
    马超不认为,自己都能看出来的东西。郭嘉看不出来。要说己方的武将,他们看不出来太多。那自己认为没什么。可要说郭嘉、费祎这样儿的看不出来,那自己可真是一点儿都不相信。这距离自己让士卒带走那个魏延所派的信使,也已经是有段时间了,所以马超可不认为郭嘉和费祎什么都不知道。想来他们早都明白了,比自己知道的都要早。
 
    郭嘉一笑,说道:“既然主公让嘉说话,那么嘉便当仁不让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一听,心说,这事儿可不就得你去说吗,咱们谁都不擅长这个啊。
 
    此时就听郭嘉说道,“各位,之前伯瞻将军所说不错。这魏延乃大将之才,其人又何尝看不出来,他们如今所处的形势。在一个什么环境当中呢。那么在这个时候,他还派出信使,确实是非常可疑,而且嘉可以说,他就是要利用我军,来达成他的一个目的!”
 
    众人闻言。不少人都心想,这魏延到底要用己方达成他什么目的呢?联想之前马岱说要将计就计的话。难道说是这个事儿?
 
    还真是,确实是如此,八/九不离十了。果然,郭嘉再次说道:“刚才伯瞻将军又说,这我军截获了魏延的手书,那么我军为何不来个将计就计呢?”
 
    众人点头,确实啊,不过主公说了,这个不行,要不然的话,就中了人家计了。
 
    “可主公说不可,因为如此的话,就要中了那魏延之计,其实这事儿确实如此!”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一听,来了兴致,到底是因为什么,他们都想知道。毕竟这个事儿是他们说不知道的,而且之前也被自己主公和郭嘉给勾出来这个好奇心了,所以他们确实迫切地想知道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也好满足一下他们的好奇啊。
 
    所以有人也着急,让郭嘉说,到底是因为什么,郭嘉则说道:“其实各位想想,这魏延和文聘,以前两人可是同属荆州军的人,这点各位也早都知道了!”
 
    众人点头,确实,这个他们都知道。两人都是荆州军刘表帐下的人,不过是之后才投靠刘备的。
 
    “因此,这其中就有个问题,想以魏延其人的才干来说,他会在我军重重封锁之下,派来信使拿着他亲笔书信去零阳见文聘吗?至少我认为,不可能!因为各位也都知道,这如果他的手书落到我军这儿,那么文聘很可能就要被我军赚到,所以……”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孟达疑惑地问道:“那么先生的意思,这不是魏延的亲笔手书?”
 
    郭嘉笑着点点头,“不错,子敬将军所说不错,正是如此!我敢断言,此书信绝非魏延亲笔手书,而且我相信,那文聘其人必然是认得魏延的字体的。因此只要我军想将计就计,但是最后的结果,非但不会成功,还得让文聘和魏延两人耻笑,并且文聘也知道了魏延的情况,至少他知道带兵的人是魏延!这就是魏延其人的用意所在!”
 
    众人一想,还真是这么回事儿。你看,如果说己方中计了,以为这真是魏延亲笔书信的话,结果模仿一下,给文聘送去,想引诱其人带兵出来。就算是用计,你怎么也得介绍一下吧,是魏延我带兵来救援的,结果文聘认识魏延的字体,这一下就露了。
 
    还别说,这魏延为了给零阳传递情报,可真是用心良苦啊,这要不是己方识破了的话,还真是容易中计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