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可这他明显什么都没有告诉自己啊差点儿是害死

   毕竟真要说起来的话,魏延的打算,这个士卒其实就是弃子,如果说魏延要是把什么都告诉了他的话,马超不认为对方还会这么和自己说话。不过这个事儿可也不好说,所以自己还得试探一下才行。
 
    想到这儿,马超一笑,“不知道你到底知不知道,其实你已经被你们将军给放弃了,难道你真不懂?”
 
    对方一听,心说什么,自己被放弃了?这从何说起?难道说自己将军知道自己要被抓,所以……
 
    所以他忙对马超说道:“不可能?我家将军怎么能那么做,一定是你们故意这么说的,是不是?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就笑了,他直接问道:“你不过是汉军中一小卒而已,说起来你有何本是让本将高看你一眼,亲自来这儿欺骗你?如此,也未免太过高看你自己了吧!”
 
   
 
    这,士卒一听,好像也是,毕竟自己是个什么身份,这马超又是个什么身份。所以他一想,确实,自己将军应该是给自己放弃了,之前自己还傻乎乎的没这么想过呢。
 
    看到士卒这样儿,马超就知道,差不多了,这个士卒说好的话,还能被己方所用。毕竟是魏延对不住他在先,那么其人背叛。也不算个什么事儿。不过他最后能不能给己方做事儿,这个自己也说不准。但是对魏延,他却肯定是产生了隔阂。没有什么忠诚了。
 
    只是不知道其人对刘备的忠心如何,要是没有什么忠心那还算好。
 
    如果要是死忠的话,那么也只有一个死了,自己可不敢用这样儿的人。
 
    此时马超问向了汉军士卒,也就是信使,说道:“你在刘大耳的帐下多久了?”
 
    马超这话绝对是试探,就是故意叫刘备刘大耳,毕竟很多人都知道刘备这个绰号,而且要是刘备的死忠的话。听到自己这么说他主公,对方肯定反应激烈,就算不反抗自己,那表情什么的,也都有了。如此的话,自己就知道对方的情况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对方要是没有什么表情,那么就正说明,对方其实不是死忠,那样儿也好办。能被自己所用啊,可不就是好事儿嘛。
 
    结果士卒确实是没有太大反应,马超看对方那意思,好像真是没太在乎。如果真要是如此的话。那么自己八成就能确定了,他不是死忠。可要不是这样儿的话,那只能说明。这个士卒实在是城府太深,连自己都能骗过。不过马超不认为这事儿可能。
 
    对方冷哼了一声,没有回答马超的话。马超算是做到了心里有数,心说你不是死忠就好,要不然的话,只能跟你说对不起了,你只有死!
 
    马超此时一笑,说道:“你说不说,不重要,其实我很多办法,让你说。比如,你在军中也知道,这一方的人马,久在军中,平时多是战事,杀戮太多,很多时候,都得不到好的发泄,所以……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所说,对方都明白,无非就是准备叫来几个凉州军士卒,然后在他身上发泄一下,是,虽说他不是女子,但是这事儿也不是说没有。结果对方这时候是一缩脖子,给他吓坏了,这事儿他可没遇到过,没想到马超这人看着好像人畜无害的,可居然能想出来如此主意!这可真是应了那话了“人不可貌相”啊,这不就是了。
 
    别说是这位了,听了都浑身发冷,就算是跟着马超一起来的终将,除了崔安之外,别人都感觉到身上已经起了鸡皮疙瘩。心说主公啊,这话也能说出来,实在是太,太那什么了。
 
    这几位都是正常的,所以确实也有些受不了。其实马超都受不了,但是为了让对方臣服己方,他也不得不这么说。要是不好使的话,自己还有其他的,害怕他不就范?
 
    对方此时颤颤巍巍地说道:“这,将军,这小的,已经在军中,一年多了。”
 
   
 
    话都差点儿不会说了,马超在心里暗笑,心说本来还以为你是个什么英雄人物呢,原来就是个炕头儿上的英雄,战场上的狗熊啊。唉,真是白白让自己高兴一下,还以为你是个什么人物,看来还是自己高看了你啊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这变得也太快了,比马超预想的还快,所以他确实是挺失望。之后马超问什么,对方就说什么,就差把几岁的时候尿床的事儿给说出来了。
 
    有些事儿听得众将也是忍不住笑了,心说果然,这高手在民间啊,这话可一点儿都不错,这绝对是“奇人”,真是不听不知道,原来还听有意思。
 
    最后马超实在是听不下去了,是连连摆手,“行了,行了,你那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,留着以后再说,你就说说,魏延之前没叮嘱你什么事儿,比如说……”
 
    对方摇头像拨浪鼓,心说那个魏延要是和自己说什么事儿,那就好了,我都不来了,可这他明显什么都没有告诉自己啊,差点儿是害死自己!
 
   
 
    “回将军,没有,绝对没有!小的可以对天发誓,是一个字都没有!如果不是,就天打雷劈!他就把信给了我之后,让我送到零阳,其他什么都没有说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果然。毕竟这事儿要是都告诉了他,那么他再己方,那么肯定是不好。这自己这边儿是如何猜测,那时一个方面,可对方要是主动告诉自己,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。
 
    最后马超对守卫说道:“再把他嘴堵上,送到奉孝和文伟两位先生那儿,交给他们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马超认为,自己暂时已经算是审问完这个信使了,那么剩下的,就都交给郭嘉和费祎吧。自己知道,他们肯定有办法,知道该如何去做,不用自己去操心什么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   ...
 
    ...
 
 
第五〇九章 胁信使去赚文聘
 
    看到那信使被带走,马超也是把手一挥,“各位,咱们回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说实话,众将跟着马超,并没有看到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东西,这个他们的感觉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]但是从自己主公口中,倒也是第一次听到他说出来那样儿的话,所以众将也确实,感觉自己这次没白被自己主公拉过这儿来。至少奉孝和文伟二位先生,他们就不知道这事儿了吧,所以到时候还能在他们的面前,多说几句,说些他们说不知道的,比如说这个事儿。
 
    马超给众将打发走了,各回各帐,反正让他们看的,都已经看过了,这也都没有什么事儿了。不过
 
    两人点头,费祎说道:“行了,你就放心吧!”
 
    “是!小的告退!”
 
   
 
    士卒离开后,两人是继续商讨之前的事儿。<strong>求书网WWW.Qiushu.cc</strong>也就是如何去赚文聘。虽说之前也已经说了不少了,但是两人却都知道,其实还不够。所以他们是想了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,如今自己主公又送来了一个敌军的信使,可以说确实是有用,至少比没有强,这是一定的。
 
    所以最后两人都把主意打到了这个被凉州军俘虏的信使身上,也没办法,这所谓算是废物利用吧。不用白不用,就这样儿了。
 
    于是这信使是再一次被审问了,不过就是马超换成了郭嘉和费祎而已。主要还是郭嘉说。费祎倒是没有什么话,他基本都在一边听着,但是也问些关键的问题。他们必须要保证这个信使不敢背叛己方,才能用他,要不然的话,实在是风险太大。
 
    不过对于这个。郭嘉已经是想到了主意,说着他跟费祎说了一下。费祎听了也不住点头,如此的话,那就太好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说起来郭嘉的主意,还和马超有些关系,不过不用他去做什么,只要假借他这么一个名儿就可以了。
 
    此时郭嘉让费祎还有己方的士卒看着点儿这被己方俘虏的信使,他是出了大帐。没多久,他就回来了。不过看着其人神秘的微笑,了解郭嘉的人,肯定就不难猜到,这他又是想到了什么特别的主意了,有人该倒霉了。在这儿说的话,那就是这个信使。
 
    过来回来后,在大帐中,对着那信使说道:“你可知道我家主公不仅仅是武艺高超,而且还精通医术?”
 
    信使连连摇头,心说我哪知道这些啊?不过对方这是什么意思?
 
    郭嘉一笑,说道:“你知道还是不知道,这个不重要。如今重要的是,你已经是知道了,那便可以了!来人,把这个给他喂下去!”
 
   
 
    说着从便怀中掏出了一枚药丸来,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,而士卒听了郭嘉的后话,便进来了。拿着郭嘉交给他们的药丸,直接就给那信使喂了下去。郭嘉摆摆手,让士卒退下后,信使这时候忙问,“你给我喂了什么?”
 
    之前他是不想咽下去,可他如何能抵挡得住两个士卒呢,所以最后还是吃下去了。
 
    而此时郭嘉则是一笑,“没什么,不过就是我家主公早年研究出来的一种慢性毒药,名为‘三日断肠丸’而已!哈哈哈,刚吃下去的时候,你只会感到腹部有些不适,一日之后,加重一点儿,再过一日,再次加重,等到了第三日,要是没有解药的话,便会肠穿肚烂而死!”
 
    结果一听郭嘉这话,给信使吓得不行,他想说什么,但是却没有说出来。他本来想说,你们这凉州军,自己本以为是什么英雄,可这结果,却是这么小人。不过他也知道,这话说了和没说一样儿,人家既然敢这么做了,那么就不怕自己去说什么。
 
   
 
    信使无奈,只能说道:“到底要怎样,你们才给我解药?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