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他也知道了自己这边儿的情况可自己到底要如何

 魏延点头,对众士卒说道,“今凉州军阻我通道,不过此事却是难不住我。让你们点火。便是为了通知零阳城内的文聘将军,告知他。我们已到!”
 
    这时候有个士卒忙拍马屁,“将军绝妙主意,定能让此时还在进攻的凉州军大吃一惊!”
 
    明知道士卒是有意溜须自己,但是魏延他还就爱听这话,他是连连点头。
 
   
 
    要说有几个人不喜欢听好话呢,尤其是如今的魏延,年纪还不是那么大,就二十多岁,所以也真是,在对方的吹捧中,虽说不至于是找不到北了,但也确实是得意非常。心说,还得是自己吧,要是换一个人试试,他未必就有自己如此的好主意!这自己主公让自己带兵,那就算对了,其他人,行吗?呵呵……
 
    不说魏延在这儿自得,就说士卒已经堆好树枝后,便泼上了油,然后众人退后,最后直接把手中的火把扔向了树枝堆。
 
    此时魏延看着熊熊燃烧的一大堆树枝,他微微一笑,心说烧吧,烧吧,如此的话,就算距离再远,文聘也会注意到了。文聘毕竟不是一般般的将领,别说是这么多这么大的浓烟了,就是一丝不对劲儿,对方也绝对是能看到,并且还能知道自己这边儿的事儿的。如果说对别人,魏延可能并不一定有如此大的信心,但是对文聘,那他确实是有。
 
   
 
    旁边的士卒笑呵呵地对魏延说道:“将军,此时成了!相比文将军看到如此浓烟,他肯定会知道我们这边儿的情况的!”
 
    魏延是笑着点了点头,“说得不错,不过你们等这些树枝都烧完,你们再灭火不迟,再让它烧一会儿为好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“好,你们多看着点儿,无比控制好火势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诺!还请将军放心!”
 
    “好!有什么事儿就去大帐禀报,我先回去了!”
 
    “恭送将军!”众士卒喊道。
 
    要说魏延他也确实,没有这个闲心在这儿看火。他主要还是在想马超凉州军的事儿,所以便先回大帐去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都给我看好了,无比控制大火!别将军走了,你们就松懈了,知道没有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这就算是“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霸王”,魏延他一离开,一走远,当然是小头目的官职最大,所以之前是被自己将军指使,这时候也能过过瘾,指使别人了。不过士卒还不得不吃这套,毕竟这将军离开了,那么只能是听头儿的,要不然,你想反了不成?
 
    魏延倒是没听到什么,不过就算听到了,他也不过就会是一笑罢了。此时他回了大营,回到了自己的大帐。他确实不爱在那儿看着大火,有那个时辰,还不如自己回大帐来得清静。
 
    不是说魏延就更喜欢清静,主要还是,这在清静的地方,确实是更能让他想清楚问题,这个很重要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知道,这自己施放了如此浓烟,文聘当然是什么都知道。他可能是不知道具体是谁带兵来零阳的,可他一定知道,这己方的援兵已经到了。至于说为何要用这种方法通知他,想来他也并不难被他想到,毕竟文聘多少是个有本事的人,别人的话,可能是不行,但是他文聘文仲业,魏延知道,确实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,他也不足以让自己主公那么看重他了。这零阳绝对是己方重要的一个县,这零阳城,那对己方来说更是很重要,所以不用多说了。
 
    不过这时候,虽说魏延知道,自己已经通知了文聘,他也知道了自己这边儿的情况,可自己到底要如何去做呢,这是个问题。
 
    所以此时魏延也忍不住自言自语道:“到底要如何是好?凉州军并非易与,这马孟起更是天下人物,这……”
 
   
 
    想了一会儿之后,魏延觉得自己如今的办法,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,对方这都没有动静,难道是想看自己如何吗?他觉得这事儿还真是,不是没可能,反而是很有可能啊。
 
    不过想想,自己还想看他们如何呢?这他们要看自己如何?那么双方要是都按兵不动的话,那可有意思了。不过文聘他会如何?
 
    还是,魏延他也不会认为文聘要来个鱼死网破,但是没准其人要是有所行动的话,就是自己和凉州军行动的时候了!
 
 
第五〇四章 凉州军四战零阳
 
    所以此时此刻的魏延,他确实想等着马超,不过他更想看看文聘有没有什么行动、动作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Qiushu.cc</strong>
 
    文聘叮嘱了欢呼着的士卒几句后,他便独自下了城头,回自己的住所来文聘的心里,他还是很高兴的。毕竟这说起来己方的援军已经到了,这对自己来说,当然是大好事儿。可以说之前自己就一直盼望着如此,今日这终于是实现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对方为什么没有行动。没有什么动作,却是用浓烟来通知自己到来,这个文聘也不是没有去想。仔细一想。他算是猜个八/九不离十。
 
    在文聘看来,这对方既然这么通知自己,自己承认,这个速度快,但是却并不能确定,一定就是对方的人。当然文聘也知道,马超凉州军肯定不会没事儿闲的那样儿。那对他们也没有好处。而援军如此做法,这也让自己确定不了具体的情况了。所以文聘他心里清楚。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话,己方的援军不会那么去做。
 
    所以点起浓烟来,那只有一种可能,那便是实在是没有办法了。也就只能是用这种方法来通知了,不是吗
 
   
 
    还别说,文聘确实是有两下子,就和魏延所想一样儿,对方能从这个事儿当中,大致想到前因后果。
 
    文聘此时是很明白了,八成就是马超他们不想让自己得到援军已至的消息,所以才这样儿的。至于说是对方的计策什么的,这个基本不可能。文聘不认为自己能碰到那微乎其微的几率,这事儿不会是那样儿的。
 
    而此时此刻,文聘也想着魏延他到底是要如何去行动。当然他还并不知道,是魏延带援军来的。毕竟他就看到了浓烟,其他的可什么都不知道啊。<strong>求书网WWW.Qiushu.cc</strong>但是这却并不影响他的想法,他也在猜测,援军到底要如何,不过想来想去。文聘只能是在心里暗骂了,这马超凉州军也真是。这不让己方有消息传递,却是耽误了多少事儿。
 
    不过他也都明白,战场之上,说起来“无所不用其极”,并不算什么,这都是正常。
 
   
 
    如果说自己是他马超的话,自己其实也得这么去做,这都不用多说了。都知道,切断了两方的通讯,肯定是对他们凉州军有好处的,这要不这么去做,那不傻了吗。
 
    所以此时文聘也有些头疼,那就是,虽说自己和守城的士卒已经知道了己方援军到了,可终究是没有看到一个人,这等士卒再一想,他们就不会像今日这样儿了吧。哪怕他们也知道,己方的援军到了,可是终究没看到人啊,他们心里依旧是没底。
 
    你看之前在城头,那关键的时候,什么都不用,只要他们知道了己方到了,就足够了。可之后呢,这没有那么紧张的时候,那么再想让士卒像今日之前那样儿,文聘在心里打鼓,心说这个事儿恐怕是不成,难,难,难啊!
 
    所以文聘他作为零阳的主将,他还能不头疼吗。本来自己主公把这么一个城交给了自己,自己肩负的压力就不小,而如今,这又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先是被马超凉州军围城,自己压力大了去了。这虽说己方援军到了,可自己却是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。是,自己也没怀疑什么,但是自己没底啊。所以自己都这样儿了,那么就更别说是己方的士卒了,他们……
 
    肯定还不如自己呢,所以文聘他也不得不顾虑,因为连自己都这样儿了,就别指望士卒能如何。
 
    又是一日的时光,不过这一日文聘却是突然发现,怎么马超停战了?这个可不像他的作风啊,莫非这里面有什么隐情不成,文聘也只能是如此想了。
 
    毕竟之前的几日,马超他可没有停战,唯独今日是没有什么动静,这就不得不让他怀疑。难道是因为己方的援军到了,所以……
 
    也不怪文聘这么想,毕竟要是己方援军有点儿什么动作的话,他也不认为马超能顾过来自己。
 
  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